崩岗劣地变身田园景区 兴国县生态恢复了、百姓也富了

崩岗劣地变身田园景区 兴国县生态恢复了、百姓也富了

  崩岗劣地变身田园景区,兴国县的生态恢复了、百姓也富了!

  “过去每逢雨季总是提心吊胆,晚上睡觉也不踏实,时不时地要起床看看后山会不会塌方,雨停后还要花几天时间清理被冲下的泥沙。”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杰村乡杰村村民谢业波提起3年前的日子,仍然心有余悸。

  走进杰村,虽是隆冬时节,眼下却是满目苍翠。一条条平整的绿色条带在沟壑纵横的山地里铺展绵延,山沟里种着一排排油茶树,坡面上是成片的青草,每隔一段距离,浆砌的导水沟四纵八达。“现在即便再大的雨也不用担心了。”老谢笑呵呵地说。

  位于江西省中南部的兴国县,曾经是中央苏区所在地和红军第三次反“围剿”的主要战场,是影响深远的“苏区干部好作风”的发源地。1934年1月毛泽东主席曾亲授红匾“模范兴国”,称赞“兴国的同志创造了第一等的工作”。

  如今86年过去,岁月荏苒,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,老区干群承力接续,在践行“两山”理论中创新前行,为治理崩岗劣地交出了一份份“第一等答卷”。

  从荒山到绿岗的重塑与蝶变

  兴国县土地以红壤为主,含沙量大。受历史影响及过度砍伐,加上降雨充沛,20世纪七八十年代,全县水土流失情况严重,尽管经过治理得到了根本性改善,但局部严重水土流失造成的“崩岗”依然普遍存在,就像一处处“瘌痢头”镌刻在大地表面。

  据调查统计,“十三五”之前,作为一种地质灾害类型,兴国县有大小不一、类型各异崩岗5100余处,造成严重水土流失面积1300.6公顷,占赣州市统计数量的9.65%,不仅对农田、道路、水沟、河流造成堵塞,还对部分住房造成威胁,严重影响周边群众的生产生活。

  2017年,兴国县启动实施了崩岗侵蚀劣地水土保持综合治理工程,积极实施流域水环境保护与整治、矿山环境修复、水土流失治理、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保护、土地整治与土壤改良等五大生态建设工程,纵深推进国家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试点建设。

  “根据崩岗发展阶段的不同,兴国县采取的治理形式可分为生态改造型、生态开发型、生态修复型三种。”赣州市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中心项目科负责人姚健庭介绍道。

  科技日报记者在永丰乡凌源村看到,通过采用机械或爆破的办法进行强度削坡,整体重塑地形。昔日的崩岗区域建起了一层层梯级反坡水平梯田,梯田坡面内每隔60米修建了上下田间工作道(踏步),在截水沟、排水沟的末端及其中间每隔100米左右设置一个沉砂池,并将截水沟、排水沟道的径流引向山脚的山塘或自然水道……

  几年来,凌源村封禁治理烂山地貌292.9公顷,新建经果林和水保林等410.6公顷。窥一斑而见全豹,在兴国县实施崩岗综合项目建设所覆盖的25个乡镇中,一个个“凌源村”实现了脱胎换骨的华美变身。

  从单一到多元的振兴与跨越

  “做梦也想不到政府会花这么大的力气来治理崩岗,真正是解决了我们的心头大患!” 63岁的鼎龙乡杨村村民廖火生说。他家的周边,曾经遍布着大小140多处崩岗,如今已是绿意盎然的果园。

  在实施崩岗综合治理项目过程中,兴国县紧紧抓住与产业发展、精准扶贫、乡村振兴三个结合,将项目治理融入农业农村整体发展中,坚持在发展中向生态要效益、以绿色促发展。

  通过开展崩岗综合治理,兴国县2000余处崩岗严重区域得到了有效生态恢复,对交通便利、靠近居民点的崩岗,采取“山上带帽、山腰种果、山下穿靴”的方法,将崩岗整治成水平梯田,形成可开发利用土地,通过承包、租赁等形式,种植杨梅、脐橙等经果林,打造花果庄园。

  崩岗变身良田后,给凌源村贫困户钟远椿带来的变化可谓巨大。他入股了26亩山地,流转给合作社统一管理,除每年获得的租金外,他与妻子还定期到项目基地参与建设,每天每人有100元的收入,“像我这样生活得到改变的人,四邻八乡数也数不清!”他说。

  在杨村记者看到,经过科学设计和建设,昔日村民口中的“烂山烂地”已变身为景色优美的科普教育区、水保文化区、生态农业区、生态河道区、生态防护林区和崩岗警示点,成为接受专题教育、休闲娱乐、鲜果采摘的新景区和乐园。

  通过一系列生态工程的实施,兴国县在消除了自然灾害隐患的同时,区域涵养水源、保水固土、土壤培育能力等显著提升。“下一步,我们要充分利用科技手段,保护来之不易的生态成果,共创山清水秀、文明富裕、社会和谐的新的‘模范兴国’。”兴国县委书记赖晓军如是说。

  记者:寇勇

【编辑:田博群】